呕。

酸酸的汤汁还在胃里晃动,一个热气腾腾的饱嗝带着些复杂的情绪涌了上来。


……


半透明的塑料一次性勺子上,除了红汤油、肉末和小截的红薯粉,还有一个一动不动的指甲大小的棕黑色不明物体。

是烧焦的虾子吗?原来还有加料啊哈哈哈!

不对,好像……

想到这里,我一阵恶寒。

凑近看得更清楚了。一节一节的身体,每节上面还有一对足,而且……

用右手的一次性竹筷将它翻了个面,看见被红油的粘住的两片重叠的薄翅,还有两根倔强直立着的、带绒毛的触须。啊,总觉得缺了什么部件,一条腿?或者是一根腿毛??

刚吃下肚的酸辣粉开始在身体里慢慢躁动,像是开始寻找奸细。


……


温热的水从头顶...

你闪闪发亮的眸子,你这柔软的嗓音,也会化作尘土吧,然后在遥远或将近的某一天,也变成现在夜空中散发着微光的星星,同那夜玻璃雨棚下的小声轻唤一样,给不知名的某个人带去微弱而确实存在的温暖。

天空在流淌,白云在散步|||・_・)